玩命處方箋.jpg 

 從不掉淚

快板的人生

 暴躁易怒的靈魂

 

身為天使化身的白袍醫

竟也曾是死神催魂的代言人

 

什麼樣的人?

可以自在遊走黑手黨和白色巨塔的危險邊緣

 

***************************************************************************

這本書裡有很多很多的髒話,充滿了人性的簡單自白和直覺應,宛若快版的【海角七號】一樣。那台味,親切的令你熟悉,會心一笑,很自然地就順順讀下去…

直到故事完結,你才能從這場奪命追逐中脫離險境。 

***************************************************************************

【游刃有餘】 

清晨五點,緊張的節奏從一開始就判斷失誤的搶劫情節揭幕上演。

一位白目的搶匪拿槍從後偷襲落單的醫師,但他萬萬沒想到這位醫師可不好惹,不僅是對於人體構造瞭若指掌,他的身家背景更是大有來頭。不過,是沒人會把『我不是好惹的』字句寫在自己的背影上啦!

 「醫師,放輕鬆」?(我的內心OS:真不知是誰該緊張?)

身著藍色醫療刷手褲的彼得.布朗鎮定的轉過身,短短幾秒中就扣住對方的手肘使勁一扭,手肘裡的韌帶們只來的及發出啪啪啪幾聲就瞬間爆裂。布朗下意識的繼續追擊,差一點點就要上演封喉的劇情,幸好他仁慈的意識到,臨時收手,只對準鼻子重擊。那個笨傢伙不醒人事的癱在冰凍的人行道上。

醫術高超的布朗宛若庖丁解牛,信手拈來就完成一樁人體教學肥皂劇!

  

善心讓他把笨搶匪扛上肩,丟進急診室裡。

本性卻讓他揀起手槍,自動塞進了刷手褲的後袋!

 ***************************************************************************

【搶時間派對】

 布朗步入醫院開始上班,就進入了搶時間的戰備狀態,高速運轉。

 醫師除了要察言觀色,判斷病人的病情好壞、身高、體重、年齡以及沒有老實告知的病況,還得因應病人脆弱或是放空的靈魂,找到適合的對話模式與其解釋。

 搶時間巡房…搶時間問診…搶時間確認病人依醫囑用藥後有無不良反應…趕著書寫繁瑣的電腦或紙本病歷…趕著和其他部門的人協調討論…趕著解析檢驗報告…

大清早病理檢驗報告一出爐,在排班的隨機配對下,就輪到布朗得當死神的信差,去和病人勒伯托宣佈對方罹癌的惡耗。和陌生人開口談死亡這件事並不好受,沒想到布朗話還沒開口,躺在床上的病人已經認出他,搶先說了一句:「熊爪,他們竟然派你來殺我。」

媽呀!好不容易接受證人保護計畫而隱姓埋名的布朗,低調從醫學院苦熬至今,卻遇上多年前混黑道的熟人。該死的勒伯托而且還把訊息pass給原本和布朗親如兄弟後來卻翻臉不認人、生死對決的仇人黃片。

面對黑道的奪命追殺,布朗為了生存,到底是該重出江湖先把對方滅口?還是再遠走高飛,另起爐灶,重新發展呢?

布朗沒有辦法丟下忙碌的醫事工作和需要照護的病患不管,包括勒伯托。重點是,用不著他下手,癌末的勒伯托離死神召喚的距離並不遠!

 

喔。喔。時間無法暫停,讓他詳加判斷。

時間滾輪只會將他擠壓向前。

*************************************************************************** 

【模糊的歷史刻痕】

 歷史刻痕在記憶深處裡烙印了某種印記,重覆低吟複頌著。但多種人生片段交疊後,矛盾的情感會開始雞婆的詮釋故事的另一種新版本。

布朗怎麼會從奪人性命的黑道殺手轉型成為拯救生命的醫師???還甘於沒日沒夜的被剝削超時工作。

書裡的場景一跳,書裡開始回溯…

原來布朗從小就被父母雙方遺棄,丟回給外公、外婆扶養長大,但在15歲那年,外公外婆卻在家中遭襲無故喪生。然而警局的報案資料裡只把這當成眾多懸案的其中一件。解不開的謎團。他只是個小孩,即便賣弄男色與女警博感情,仍然找不到使力點追擊真相的線索。

氣憤的布朗就此立下人生目標:我要靠自己伸張正義!於是他開始投入漫長的武術學習,紮紮實實本功,以努力提昇自己的戰鬥能量,掛念著總有一天要為外公外婆報仇血恨。

但他的人生卻誤打誤撞的與黃片結交成好友,甚至移情作用地把黃片的爸爸羅卡諾當作是自己爸爸般的在乎,與羅卡諾的黑道家族事業緊緊相連。在黑手黨殺手入門的測試中,布朗輕易的完成了一次次的任務試煉,成為黑手黨知名的奪魂殺手。

本心良善的他總是努力地說服自己:如果對方活著對這世界無益,那麼我就揹負解決這些垃圾的任務吧!甚至當布朗快找到殺害外公外婆兇手的時候,他還假想著如果對方已成老態龍鐘、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時,他究竟該拿那人怎麼辦?到後來發現羅卡納也許也是迫害外公外婆的罪惡淵藪時,他也矛盾的假裝不知道這回事!

面對當年政治集體迫害的歷史背景下,他自問著如果當時自己為了多活一個月,是否會選擇出賣同袍?或是同流合污的墮落成為那加害者的一員?

而就在布朗習於走玩命鋼索,人生也沒有什麼所求的時候,卻在某次的婚禮演奏場串遇見了情人瑪格達雷娜。布朗甚至考量做完黃片老爸羅卡諾硬凹的最後一個任務後要金盆洗手,徹底擺脫垃圾般的人渣生活。

但荒謬的是,在黃片與羅卡諾複雜的父子關係和一連串的誤會下,布朗慘逃池魚之殃,和瑪格達雷娜以及她弟弟同時被丟入鯊魚池內掙扎求生。後來,布朗只能眼睜睜看著瑪格達雷娜的弟弟遭鯊魚群慘噬。後來,他也失去了親愛的瑪格達雷娜。

就像書中所提的上帝最殘忍的不是派遣復仇使者前來和你硬碰硬,而是把天使帶來你的身邊,當你理解生命存在的美好價值和意義時,衪再把天使奪走。絕望的布朗也只能和黃片反目成仇,甚至是氣到把黃片擲出窗外,就此逃亡。

我想起了電影【蝙蝠俠:黑暗騎士】裡的片段,當管家在提醒蝙蝠俠要小心自己的弱點時,蝙蝠俠卻死不承認的說著:「我這種人沒有弱點,也不能有弱點,註定孤獨的走在這人世間。」他寧可自己所喜愛的人在別處獲得幸福。

不敢投注真心的人,也許是曾經受過沈重的打擊與傷害!害怕著會被別人奪走所呵護的珍貴!

*************************************************************************** 

【微妙的相似性】

 在翻看這本小說的過程中,天外一筆的,我想到醫師和殺手這兩種行業其實存在著某些的相似性,這兩者都在經手他人的生命。只是一位專司於拯救生命,另一位則是致力於終結性命。而且兩者在經手生命的時候,都沒有絕對的決定權,些微的差異仍可以造成生死一瞬間。但兩者沒日沒夜,不定期的工作,以及外界投入過度矇矓的想像,都投射了微妙的想像空間。

醫護人員超時工作,沒法組工會,是因為他們不能歇業,無法息晚安燈。

深夜,在安靜的長廊裡,你會聽見那鏘鏘拖行的的推車滾輪快速的移動,沈重的腳步聲漸漸靠近又遠離。遇到突發的緊急狀況,大批人馬趕來,電燈按鍵叭叭叭的連續按下,病床廉幕被人一把用力扯開,頓時從滿室黑暗變成燈火通明,一連串的診斷確認低語,緊急的檢測和處置。終於,在一陣兵慌馬亂後,安靜落幕了。

而殺手呢?殺手有什麼權力可以大放厥詞的談自己的職涯選擇和勞動權益?

所以殺手這類的勞工遇難了,或是遇到翻臉不認人打算黑吃黑的老闆,也只能包袱款款的自認倒楣。有種就告密,和警方交換條件成為保護證人,但就要祈求自己這輩子不要被找到,能安然渡過餘生!

這兩種職業都可以找到一個位置和使力點,輕易的介入他人的人生。

我想,也只有同時當過殺手和醫師的布朗,才有辦法發現偽裝啞巴的急診車禍病患不語的原因,是為了藏毒的心機。

呵,人在同一行做久了,都會發展出獨特的風格和方法,快速確認和解決工作上所遇的狀況題。這讓我想起來從前在急診室曾經看過醫護人員用力的拍打路倒酒醉病患的臉頰,要確認病人是否還清醒?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啥?那時在旁的我們看到不可思議,卻又忍得辛苦才不能爆笑出來。因為,一整個用的奇招很有效,但有違職場安全謹慎禮貌性的操作流程不是嗎? 

***************************************************************************

【靈魂的救贖】

當布朗在醫院長廊裡來回奔波時,雖然雜務眾多狀況百出,卻都能流暢的應對,呈現某種藝術性的滑順,再搭配上專業醫學術語的講解時,我彷彿再次重溫日劇【醫龍】的手術畫面。

眼看病人飽受折磨,以及和死神競賽時贏時輸的多種機率組合。常和死神拔河的醫護人員,有時會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因為知道的愈多,有時病情任何一項敏感的變化,更容易抽動你的神經和靈魂!

心軟的布朗會一路去找從病房失蹤的90歲糖尿病黑人病患,陪著他靜靜的看著河面。

21歲的妙齡女孩被診斷骨肉瘤而被安排截肢時,女孩鬱悶自己的一輩子就毀了,再也沒有機會跳舞,再也沒有機會談戀愛…布朗不捨的願意坐下來陪她聊聊。「妳還好嗎?」「才不好呢!他們要把我他媽的腿切掉了。」

明明被人追殺圍堵,布朗仍舊心繫著這位女病患,奔跑中靈感乍現的推敲出真正的病因。為了徹底阻擋手術的進行,他還故意把負責主刀的醫師無菌袍弄髒,馬上有效延長手術開始的時間,總算是讓主刀醫師願意重新檢查和研究。

當女孩的腿被保住時,所有工作上的疲累頓時就值得了。

***************************************************************************

【驚悚的抉擇】

人瀕死的時候,除了活命是最大的目標,其餘大概沒有什麼是不能失去的。

就像登山時失溫凍僵後的截肢求生一樣。我忘了在哪本日本翻譯小說看過類似選擇的劇情:某位復仇者將受害者鎖在座椅上,亦在室內點燃大火。座椅的鎖鍊堅不可摧,除非你能拿到鑰匙!而復仇者在座椅旁刻意留下一個小型的鋸子給受害者,鋸鎖是不可行的,但處理血肉之軀卻是綽綽有餘。為了逃生,受害者是否會選擇自己動手,犧牲掉自己的肢體?美國影集【犯罪心理】也有類似的劇情在考驗人性。不過為免此心得太過血腥,我想我還是甭提了。

被打昏的布朗在醫院的血袋冷凍室裡醒來,決定和黃片一拼生死的時候,就只能激發創意從自己的人體內創造出致命的危險武器,拼死一搏。

做好最壞的打算,豁出去了,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至於他怎麼發明這絕妙的武器,等你把書看到最後,你就知道囉!

***************************************************************************

在心底深處上鎖,了無牽掛、無懼失去

就是和死神博命的處方箋

 

尚存一絲人性的靈魂

恰巧是絕妙的藥引和獲勝祕訣!

***************************************************************************

註1:感謝皇冠出版社提供的試讀機會。

註2:CD封面和原文書的封面也別趣味!(我覺得CD封面比兩張原文書封來的有味道呀,雖然那鐘面的圖案倒也蠻傳神的。) 

 

11111.jpg      image.jpg      image1.jpg

創作者介紹

《草根派》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娜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