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時分~

微微風配上悠揚的陶笛音樂,配搭路邊歐巴桑的台語吟唱和人情小故事,還有小朋友東躲西藏的玩耍嬉鬧聲…

在大稻埕廣場的散步滋味真是好呀!一整個讓人悠閒起來的時光!

 

 

某天心血來潮,吃完米苔目後,自己一人就在附近隨意走走逛逛,卻發現~大稻埕廣場上傳來了陶笛聲。啥時,廣場有愛好陶笛的演奏者啦?我好奇的馬上走過去瞧瞧。

 

【街頭相遇】 

 

ㄟ,發現演奏者的背影是熟悉的阿忠,旁邊還有乖寶寶導盲犬Turk安靜的守候在一旁,老朋友耶。我繞去前頭和阿忠打過招呼後,就坐在旁邊的涼椅上歇著,曬太陽聽音樂,順便開始觀察起週邊的人群。一開始多是耳熟能詳的咖啡廳系列音樂、中文抒情歌、英文歌曲…後來阿忠也開始吹起了台語歌。

 

原本我還在想,廣場這邊到底是什麼樣的歌曲比較受歡迎呢?路旁的老店家咖啡小座播放的是常聽的Bossa Nova風味的爵士樂曲或是外文抒情歌。而台語歌,在這邊,會受歡迎嗎?還是應該是主打歌才對?陶笛配上什麼歌路的歌,會是最搭的選擇呢?

 

我還在胡亂推敲,馬上就有位路過的歐巴桑推個娃娃車,加個隨行的小朋友順著音樂聲邊走就邊唱了起來,呵呵,結論是:台語歌真是老少咸宜!後來歐巴桑坐到我的旁邊就開始聊天了。

 

是誰先開始打招呼的呀?我想想…

 

喔。好像是阿桑先開始跑去看了阿忠的攤位上寫些什麼?她也好奇著阿忠旁邊是條什麼樣的狗狗?她朝著我這邊的方向說,「嘿嘸知係~蝦米狗呀?」,我順口介紹起了導盲犬,我們就開始聊起天了。阿桑說:「他們這些人很厲害,他們會走出來,就是要讓人家知道生命要更樂觀。」「呀,他們這樣看不見的人跑出來,很辛苦呢。」我忍不住說明了一下,若盲人有接受過好的定向訓練,或者是有導盲犬的話,就都可以獨立自主的在街頭遊走和自由移動喔、坐公車、捷運也都沒問題。雖然有些說明的字眼較是我在工作場合常常提到而習以為常的專門術語,但我還是想辦法夾雜了一些白話表達後,阿桑總算是明白了一些,盲人並不是都很可憐的這種模樣。

 

【人生的路】 

 

阿桑她認為看不見的人是最可憐的,比聽不見的人還慘一點。她說:「聾人雖然聽不見但是可以看到事物和情景,至少容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或是到發生什麼事。」但是她也說:「可是厚,聽不見的人脾氣很壞,容易亂打人。」那是來自於她和身邊聾人鄰居相處的經驗。

 

我和阿桑說~若是我們聽不懂別人說什麼的話,一樣會很心急呀,有時不小心說話聲音就開始大聲了起來!並不是故意想要兇人的。

 

阿桑想想也是,就說:對厚!人生的路呀,不會是一條直直前行的,就是會有些坎坷和彎曲。 

 

聊天時,窄窄迪化街上車水馬龍,廣場周圍也一直有好多人來來去去的穿梭其中。後來阿桑突然蹦出一句:「唉,人生就歹講!」(人生很難說)「有時陣,好好的人很快就回去,糟的人顛倒是一直活著。」她的眼神望著前方,有個人正微跛的拿著泡麵走過。她壓低聲音的說,待會再告訴我一個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娜美 的頭像
娜美

《草根派》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娜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