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夾竹桃.jpg

 

  即便我們身處2010年,總還是會不斷地聽聞到悲劇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裡發生。兒虐、家暴、攜子燒炭自殺…等社會悲劇層出不窮。我們震驚、不捨、質疑怎麼會有人如此狠心的對待童稚而無辜的孩兒?究竟是個別的人生病了?一時被逼到絕境?還是這整體的社會運作失去功能? 

  有形的虐待和無形的忽視,都同等傷人。

  有人的一生走來遠比常人來的艱困坎坷。連最簡單的心願-「活下來」,都需要有強大的意志力和生存能耐,才能讓自己撐過生命的困頓和重重難關…

 

這本書的主角-雅絲卓,就是這樣讓人心疼又氣憤的案例。

 

************************************************************************************************ 

【渴愛】

  單親家庭的雅絲卓從小就害怕會被才貌雙全的詩人母親英格莉遺棄。她努力模仿母親說話的語調和神韻,崇尚母親直言不諱的霸氣,鋒芒畢露、毫不遮掩的藝術家才情。她安靜地看著母親像花蝴蝶似的運用自己的美貌,任性地嬉戲在愛情的美好及情人的寵溺之中。對她來說,母親是朵美麗而嗆辣的夾竹桃,外表鮮艷,能蠱惑別人的靈魂,但卻內涵劇毒,深具北歐海盜有仇報仇、恣意妄為的個性。在她的世界裡,母親清楚而確立的存在,就是她唯一的親情歸屬!

 

  雅絲卓是出自於藝術家母親血緣的孕育與雕塑手筆下的藝術品,她承襲了英格莉的靈魂、信念和美麗的容顏。她自立自強、不吵不鬧,雖然暗自期待人生能有父親存在,卻絲毫不敢開口提起。她惟恐自己多說了一句話或是有哪裡沒表現好,就會惹惱媽媽,讓媽媽一氣之下,拋下她遠走高飛…雅絲卓,早熟的令人心疼。

 

************************************************************************************************ 

【害怕被遺棄的靈魂】

  驕傲的英格莉向來不交付真心給男人。她很清楚的以自己的美貌作為武器,游走在各種俊帥或優秀的男人之間。然而,她卻敗在一個擱擱纏卻只是個文抄公、庸俗又深具土財主財大氣粗特質的男人(巴瑞)的熱烈追求下,淪陷失守。巴瑞究竟是哪個環節打動英格莉的心?小說內並沒有很清楚的交待和敘明。總之,在英格利、巴瑞和雅絲卓三個人短暫積累的美好相處經驗下,雅絲卓以為自己即將有機會獲得一個完整的家,有一個溫柔體貼的爸爸和一個美麗而具才情的媽媽。但世事難料,彷彿上天會嫉妒她人太過幸福!

 

  巴瑞征服了英格莉的心,卻不懂得珍惜。他無故消失、斷了連繫,甚至開始和更年輕貌美的女子廝混談情。氣憤的英格莉試圖找巴瑞談判、甚至數度破門而入意圖報復,破壞巴瑞家中的任何東西。得不到也要毀了他的心態,讓英格莉做出無法收拾的憾事,她竟調配了以仇恨所熬煮的夾竹桃毒汁讓巴瑞喝下。為此,英格莉付出代價-入獄服刑,雅絲卓也開始在寄養家庭間流浪。

 

  英格莉被她自己先前所嘲笑的愛情所遺棄,而雅絲卓被她唯一的家人-母親所遺棄,開啟了她從12歲到18歲成年前在六個寄養家庭和兒童收容中心顛沛流離的流浪之歌。雅絲卓失去了童貞、嗑藥、遭到槍擊,被當成勞工奴役…六個寄養家庭裡的女人也同樣因為害怕,而緊緊捉住自己目前擁有的關係和資源。就連人在獄中的英格莉,也都想盡辦法要介入和掌控雅絲卓的人生…

 

  從中產階級人生瞬間掉落的雅絲卓,體會到社會最殘酷的那一面,她的人生自始變得支離破碎。

 

************************************************************************************************ 

【愛的碎片】

  在全景工作室的《生命》這部紀錄九二一震災的紀錄片裡,一位年輕女孩無法接受家人在一夕之間死去,連回到滿目瘡痍的家鄉,想要尋找家人的遺體也無處尋覓,難受、痛苦,終日茫茫不知所措,最後她只期待能透過懷孕,透過自己和小孩血緣的密切連結,為自己孤單的生命找一個伴。

 

  血緣關係是一種難以定義的連結,一種莫名的糾纏,好壞皆有。古人曾說過「虎毒不食子」,有些血脈甚至神奇的在兩人失散多年後都還可以憑第六感相認。卻也有人對於自己的親生父母或子女痛下殺手,或是殘忍施虐。但,還是有人能將非親非故的小孩視同己出般,善待照顧。

 

  我前幾天才聽到一位在教會育幼院工作的老師提起她的週末日要南下高雄,去看當兵放懇親假的小孩。乍聽,我很訝異,老師又沒結婚,是要去探訪親戚的小孩嗎?老師說這小男生的雙親早逝,所以從小在育幼院長大,好不容易讀到18歲畢業去當兵。若她們老師沒排班去看他的話,就沒有人會去看他了。所以再累,也還是要親自跑一趟去高雄看他囉!重點是前一晚小男生還迫不急待的打電話說:「老師,八點就可以開放探視囉,你們可以早一點來,還要記得帶我喜歡吃的東西來唷。」聽到老師提起這段,我覺得很感動也很感傷,人與人之間很多美好的互動和相處經驗,並非得源自於血緣才有。

 

  雅絲卓在她寄養家庭的生命歷程中,來來回回、反反覆覆所經歷到的親情、友情、愛情、甚至是痛苦、折磨的歷練…陪伴她一路走來的力量,仍然是對於愛的渴慕。在這本書裡,在雅絲卓的喃喃自語中,你將經歷她內心的質疑、痛楚、困惑、掙扎、渴愛又害怕受傷、害怕被遺棄的過程…一度,雅絲卓自干墮落,寧可沈淪於毒品、援交或街頭流浪、享受偷情出軌的愉悅,享受能掌握、控制、影響他人的權力,甚至她學會了和自私獨裁的母親談判…與其再受傷害,她寧可讓自己墮入一種不再期待美好的深淵裡,至少不期不待,不受傷害。她就像是失了根的浮萍,無所歸依。

 

  劉小楓在《沈重的肉身》裡提到:「一個個體的生命是一連串偶然聚合而成的,個體沒有一個恆在的依恃,個體幸福是殘缺的,個體的愛也是破損的,在偶然中成為碎片。」「愛的碎片只是生活中的諸多碎片之中,然而是唯一可以支托偶在個體殘身的碎片」幸好在悲慘的寄養生涯中,一度有個善良溫柔而體貼的寄養媽媽-克萊兒溫暖了雅絲卓的心房,為她點亮了一盞燈!讓她接觸到愛的美好。

 

  最後,雅絲卓總算是消化了這些過於沈重負累的生命片段,穿過那些苦難所燃起的大火,浴.火.重.生。熬過苦難之後,她並不願戲劇化的拍賣或轉述自己的人生歷程,雖然有些苦難所造成的瘡疤將會永久的帶在身上,但那就是每個人之所以不同於他人之處。

 

 雅絲卓讓苦難轉化成為自己生命的創作動能,以她特立的姿態努力從夾縫中求生,重新拼貼和創作自己的人生。

 

************************************************************************************************ 

註:感謝高寶書版提供試讀機會。

 

《白色夾竹桃》 White Oleand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娜美 的頭像
娜美

《草根派》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娜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