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食物.jpg 

以前我就很愛去長春戲院看電影,雖然離辦公室小遠,但停(機)車方便,放映的電影多數又是我愛看的劇情片,所以常常自己一人跑去看(輕鬆自在),或是呦喝同事一群人一起去看電影。

 

【沈默的食物】這部片則是戲院經營權易主改為國賓長春後,我第一次去看的電影。基本上長春戲院更新後的設備和裝潢還不錯,但洗手間的位置則真的是設置在無限迴旋的長廊底端…

 

 

在看這部影片的過程中,內心忍不住滴咕起來:

1、我們真的有需要吃那麼多食物或是精緻美食嗎?

2、現場宰殺的畫面果真是血淋淋的,讓人心頭一驚。

3、臺灣的傳統市場和國外畜牧業、屠宰場的大型生產線差異挺大的!

4、看這部片的人真的很少,寥寥無幾!

 

這部片完全沒有對白、沒有台詞、也沒有配樂,閃過和記錄的畫面反應出在歐洲的農場、畜牧場和屠宰場的運作現況。其實,除了歐美使用大型機具實施大面積耕作的國情差異外,許多利用基因改造,或是靠注射激素以加快動物的生長速度,利用日照原理讓植物快速成熟結果…等等違反自然法則的手法,則是在世界各地隨處可見。

 

人需要靠飲食才能維持生命。但重點是:我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吃呢?我們是為了生存果腹,還是純粹只是想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慾,追求世界級認可的美食?

 

美食人人愛吃,這我不否認。但如果取得美食或烹煮的過程是極度不人道的,我們就有可能會減少或降低選擇這類食物。就像是鵝肝醬的製作過程,其實是凌虐灌食鵝仔才能獲得肥美可口的脂肪肝,當意識到這個事實時,就會有人開始拒絕吃鵝肝醬。而前一陣子,我看到某個旅遊節目在介紹某地漁夫代代相傳絕頂聰明的補香魚方式是豢養一種長脖子的鳥類,牠們的嘴顎尖硬有利,可以快速啄中水裡的香魚。但重點是漁夫會先把這種鳥長期關起來不餵食,讓鳥兒處於極度飢餓的狀態後再用個東西束緊牠的脖子,讓牠即使啄食到食物也無法吞嚥下肚,只能卡在喉嚨裡。於是鳥兒被放出來時,會快速的、大量的啄食水中的香魚,直到自己的喉嚨快滿出來才會停止。這時漁夫就會強迫鳥類把喉嚨裡的魚吐出來,讓牠一再重覆這樣的獵食行為。直到最後,主人認可鳥兒完成牠的任務了,漁夫才會餵飽牠。這就是所謂不用花錢,不用耗費大量人力的老祖宗的"智慧"。但我看到影片的時候,卻覺得這方式對於那些鳥類來說,真的好殘忍!

 

當食物不再單純是為了果腹維生,僅僅是為了滿足私慾、食慾而跨國生產、製作、交易、烹煮食材;許多的飲食習慣根本是被資本全球主義人為操作下而影響形成,走向所謂的精緻美食趨勢,或是一昧追求流行風潮:速食、養生料理、分子料理…。當食物的選擇權已經多到無法計數時,人類不該將食物鍵的運作邏輯視為理所當然,亦不能大量剝削土地、生物和糧食資源。

 

雖然不會因為看完這部片而讓自己成為素食主義者,但我會想著自己和糧食的距離究竟多遠?

 

全球的糧食原本就有分配不均的情形出現,現今氣候劇變,讓世界各地原本失衡的糧食供應問題愈演愈烈。俄國因為遭遇5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而導致小麥收成降低超過27%,甚至開始禁止糧食出口。而加拿大亦因為豪大雨而導致小麥產量損失超過30%以上,可預期未來因為糧食欠收而導致原物料相繼上漲,糧食通澎等問題一定會發生。

 

我想起了以前老師說過的話,臺灣以農立國,然而現在的國土和經濟發展政策卻是採取工業和服務業凌駕農業發展的立場,讓農地快速消失。當臺灣愈來愈失去糧食的自主權,只能仰賴進口時,將會是國家生存的危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娜美 的頭像
娜美

《草根派》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娜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嘎眯
  • OK OK~ 
  • 等你唷~

    娜美 於 2010/08/17 00: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