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諾布的呼喚.jpeg  


採訪前須取得受訪者同意是記者的專業守則之一。但,如果採訪的對象是猿猴呢?


約翰此刻最想採訪的對象就是據說和人類共享98.7%DNA的六隻巴諾布猿猴。但想採訪這群嬌客可不容易,除了得取得實驗室人員的同意外,最後一關,也是最重要的一關就是:人猿們可全權決定是否接見陌生人。這下可好,約翰努力調查,作好行前功課,費心採購個別喜愛的食物和玩具,以期增加自己成功的機率。




猿語實驗室外,聚集了示威抗議的人潮,抗議科學家不應假研究之美名囚禁這些靈長類動物,但其實是將人猿用於可怕、變態的實驗。激進的保育組織成員甚至揚言要將實驗室炸掉,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強制研究暫停…




猿語實驗室內,居住著六隻巴諾布猿猴。牠們聰明伶俐,甚至可以和人們雙向溝通。聽得懂英文,還能以美國手語應答,最聰明的領袖邦綺甚至還能組合和運用電腦中專門設計的符號字彙。對於負責照料和進行研究計畫的女科學家伊莎貝爾來說,這群和她朝夕相處的巴諾布猿可說是她最最親愛的家人。 「他們清楚自己是巴諾布猿,而我們是人類。但那並不代表我們高高在上,或比較優越之類的。我們,其實是家人。」


剛貼身採訪完這群猿猴的約翰,正打算與待業中失意作家老婆亞曼達分享時,亞曼達卻先丟給他一個大驚喜-她找到工作了,透過網友的介紹,她可以遠赴洛杉磯製作電視實境秀的劇本。缺點則是夫妻得分隔兩地,否則約翰就得辭掉工作。第二個惡耗則是傳來實驗室爆炸的消息…




實習生西莉亞才出門去採購咖啡沒多久,猿猴們開始騷動不安:「客人,煙。」巨大的爆炸摧毀了整個實驗室,伊莉莎白隱約有看到黑衣人,卻在被炸飛後喪失了意識,重傷病危,而她昏迷前最關切的巴諾布猿們則是竄逃到週邊的樹上,驚慌失措。這是誰策略規劃的爆行?警察詢問唯一在現場的目擊者/受害者伊莉莎白,卻不願採納伊利莎白的建言:「把人猿從樹上弄下來,跟牠們談。」


如同一般官方捉捕動物慣用的粗暴方式一樣,巴諾布猿被麻醉針從樹上射下來後,隨即被裝箱打包,被急欲脫手的大學轉賣給不知名人士…而後,這群巴諾布猿猴像是消失了一般,不知去向。伊莉莎白的地下男友也就是猿語實驗室的計畫主持人彼得卻安慰她說,沒關係,可以再找幾隻猿猴接續研究計畫。傷透心的伊莉莎白卻只想找回這幾隻彷如親人的猿猴。


當伊莉莎白再次看到邦綺、山姆、傑拉尼、梅可娜、寶寶蘿拉這幾個熟悉的面孔,卻是在情色大王福克斯的電視直播節目預告片《人猿屋》,沈溺且活躍於性生活的巴諾布猿猴24小時的情境秀,即將透過電視媒體呈現於世人的眼前,一切不剪,實境演出。


福克斯成功炒熱了人們的好奇心與話題,巴諾布人猿至的轉播就如同坊間的談話性節目或八卦節目,將常人的日常生活作息放大呈現於螢光幕上,就像大嫂團大放厥詞談論自家的閨房祕辛一般,只是巴諾布猿猴被宣傳的噱頭在於高頻率的性生活和互動。收看的民眾到底是為了湊熱鬧?跟上最新討論話題?好奇?還是真心想了解巴諾布猿猴?當收視率不如電視台原先預期的票房時,電視台開始舉辦讓觀眾參與的投票活動,鼓勵民眾固定訂閱和收看頻道,甚至造假收視率以奪得廣告商機。


電視台的運作邏輯和觀眾的媒體視聽能力息息相關。當我們把空餘的時間拿來被動收看節目頻道時?我們似乎也變成促進這個惡性循環中的一環。當那麼多人收看時,是否曾想過要再進一步認識巴諾布猿猴?


手語是橋,透過手語得以連結聽人和聾人的世界。透過手語,也得以串連人類與巴諾布猿猴的心靈互動。但除了好用先進的翻譯軟體外,最重要的是人與猿的站在平等點的互動關係。如果我們仍舊將自己視為萬物之首,那麼又如何能理解伊莉莎白、西莉亞和保育人士所倡議的動物自治權和自主權?


另一方面,就如同現今的院線片「下流正義」探討的議題一樣,讓人重新思索所謂的正義之道。有時小老百姓奉公守法卻無法撼衛弱勢,對抗惡勢力。當約翰以八卦雜誌的任職工作為恥,亞曼達輕視老公的酒家女鄰居,懷疑老公外遇時,往往快速投射了自己原有的負面刻板印象,而非花心思去理解和認識這些工作內涵和人群。而面對策劃實驗室爆炸的幕後黑手,伊莉莎白之所以能和西莉亞,以及失意到八卦雜誌任職卻巧合被主管分派追蹤人猿屋新聞的約翰,聯手努力追查實驗室爆炸的真相以爭回巴諾布猿猴,卻是透過他們原本不認同、非法取得但卻非常有利的證據扳回一城。


伊莉莎白選修心理學的起因在於期望以幫忙修補自己和家人的關係,一再受挫後則將情感轉移至巴諾布猿猴身上,卻和朝夕相處的同事有著無法融入的疏離感。而約翰和亞曼達這對夫妻輪流面對工作失意,可怕丈母娘的奪命連環扣、介入他們的閨房情趣和催促懷孕一事,卻仍見他們倆人牽手扶持。雖然亞曼達一度因為想要追求好萊塢的亮眼工作而大筆消費、採購、整容,約翰一度因為懷疑自己年少荒唐而有個流落在外的小孩而失神落魄,他倆一直面對工作、家庭與孕育下一代的衝突與抉擇。雖然衝突不斷,但他們始終沒放棄與對方溝通,常在對方與現實妥協打算放棄追求夢想時,偷偷幫忙投遞履歷或應徵面試,才又有機會順利轉換跑道,最終圓夢。只能說,生命永遠都有面對不完的衝突與考驗,但重點是我們怎麼去學會溝通之道!





最近在Disvovery 節目看到介紹拯救紅毛猩猩的保育活動。紅毛猩猩寶寶非常可愛,但一旦長大後就會變得比成人還有力且深具威脅性,所以市場上有興趣的民眾只願意購買猩猩寶寶作為寵物,但在猩猩寶寶長大時就棄養不顧。但母猩猩非常保護寶寶,於是當地民眾在捉猩猩寶寶時,往往得先行獵殺母猩猩,民眾通常就地在自家庭院絭養小猩猩,用狗鏈鏈住猩猩,並在市場上詢問外國人士有否意願採買?小猩猩除了得面對失母的哀鳴和恐懼外,被飼養的環境通常都很惡劣,不是營養失調就是虛弱染病、瀕臨死亡。而這群保育人士要達到救援猩猩的目的,但又不能強化原有的買賣獵殺的惡性循環,就得慢慢勸導民眾釋放紅毛猩猩,而不是用金錢交換的強化民眾繼續捕捉動物。當他們拯救了紅毛猩猩後,也無法即刻野放至原有的叢林家園,而得逐步檢疫、訓練她們自理謀生的能力,讓猩猩們可以群聚生活發揮團隊合作的功能,才有可以順利回歸自由的原生地。


闔上書本,我內心浮現一個問題,巴諾布猿猴這麼聰明,不知道伊莎貝爾要怎麼和他們解釋這場爆炸、綁架、拍賣和轉播事件?如果續集能從猿猴的角度出發書寫的話,我想,就能揭開人們所誤以為自己是萬物之靈的錯誤幻覺。現代,連四、五歲的小朋友對於綁架、壞人、外遇、小三都能朗朗上口了,聰明的巴諾布猿猴靜靜所觀察到人類的荒腔走板行徑,又會怎麼解讀和下注解呢?


在研究室還沒爆炸前,選擇不外出的邦綺就認知到不出門比較好。

但難保有一天小猿猴長大了,他們開始會好奇、嚮往外界的世界,爭取叛逆的自由!

 


註:感謝皇冠文化提供試讀機會。

創作者介紹

《草根派》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娜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淡淡
  • 人類總是以為人定勝天,太超過的行徑一定會得到該有的懲罰的
    媒體該做的應該是多報導需要幫助的新聞,以及良善的那一面才是
  • 人類常常忘了安靜無聲的大自然也會反撲…

    前些日子去花博真相館,看影片超有感觸的。明明從小開始就知道種植檳榔有礙水土保持,但很多人為了經濟謀生,往往只顧眼前,不顧未來危機… 等到災難發生時,卻會帶走很多條無辜的生命。

    媒體就該多做這些專題的深度報導吧。這樣起碼除了提供資訊外,還有教育的功能和意義!
    而不是老是追一些演藝人員的八卦或是百年結婚、賭人家何時離婚、有小三的外遇情節…

    娜美 於 2011/06/11 15: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